1158_136

  1158_136顾以安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僵硬。

  她是真的不太明白,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?

  已经这么长时间了,她的血液应该要流尽了吧,她也应该是要死了吧,怎么还会好好地站着?

  只是有点儿腿软,因为失血过多而心慌出汗,却并没有要晕倒的样子,更没有要死的意思。

  真是太奇怪了。

  难道说,是她没有流失人体三分之一以上的血量吗?

  肯定是,不然的话她是不可能还站在这里的。

  顾以安完全不明白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颈动脉破裂,她怎么可能还活着?怎么可能还好好地站着?

  在没有任何急救的情况下,她必死无疑啊!

  就在这时,一直趴在她脖子里,唇一直贴着她颈动脉破裂之处的淡暮生,缓缓地抬起头来。

  他就好像是吃饱喝饱了的人一样,他的舌头在她的皮肤上舔了一下,才意犹未尽一般地缓缓抬头。

  顾以安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往外涌出,那种快速失血的感觉也不见了。

   原始森林的天使美女

  怎么回事?

  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她情不自禁地伸手,去触摸自己的脖子。

  脖子里还有血迹。

  可是……可是只有很少很少的血迹。

  她刚才用刀片割开的颈动脉,竟然……竟然不再流血了!

  这怎么可能?

  要知道,颈动脉破裂的伤害,因为这个地方的血压是非常大的,急救的时候,应该是要先按压住心脏动脉上方两指的位置,不让心脏继续供血过来,否则的话,根本没有办法缝合伤口的……

  她刚才,可是完全没有做任何防护措施。

  按理说,血液应该像是喷泉一般飞溅的!

  然而,并没有。

  唯一的措施,大概就是他的唇了。

  他的唇,堵住了那个伤口,然后大口大口地吞咽着她的血液……

  她的手指,终于触碰到了刚才被她用刀子割开的地方,可是……可是更让她不敢置信的是,那里竟然就只有一道浅浅的伤口,正在缓慢地往外渗血!

  就好像她刚才割破的根本不是自己的颈动脉,而就只是一层表皮而已!

  这……

  顾以安很是震惊。

  她非常清楚非常肯定地知道,自己刚才割破的一定是自己的颈动脉,她刚才甚至都已经感受到了那种血液飞速地往外涌出的感觉了,怎么可能有错?

  那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?

  顾以安紧抿着唇,看着眼前的淡暮生。

  而眼前的淡暮生,他也终于抬起了头,看向了顾以安。

  四目相对,顾以安再一次愣住了。

  他的眼眸……

  他的眼眸,已经不再是绿眸红瞳了,他的眼眸,恢复了原来的颜色!

  他的蓝眸也回来了。

  顾以安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。

  难道薄弈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吗?

  她的血,也可让他恢复正常?

  “以安。”淡暮生的声音幽幽响起。

  在这漆黑的环境中,视觉效果被降至最低,而听觉却是被不断地放大。

  她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他的声音。

  跟以前一样。

  “以安……”

  淡暮生又轻轻地唤了她一声。

  顾以安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会儿应该怎么办,刚才割破了自己的颈动脉时,她就已经把刀片给丢了,根本不知道丢在了何处,这里漆黑一片,那么小的一个刀片,她是不可能找得到的……

  所以,现在要怎么办?

  这还是次要的,最关键的是,她明明割破了自己的颈动脉,可是为什么,她还没死?颈动脉就好像是自己愈合了一般!

  她这是在做梦吗?

  不然的话,怎么会有这种奇迹出现?

  就在顾以安完全没想清楚发生了什么的时候,淡暮生又一次抱住了她。

  他的一只手,紧紧地扣着她的腰,他的另一只手,则是紧紧地扣着她的后脑勺。

  下一秒,在顾以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就毫不迟疑地吻了上去!

  他的吻很霸道,带着一股掠夺一切的气息。

  他吻得又快又急,甚至给她一种感觉是,他恨不得把她给生吞活剥了。

  顾以安愣了一瞬,紧接着,就浑身冰冷。

  她想,她终于明白了薄弈的意思。

  可是现在,她要怎么办?

  她根本推不开他啊!

 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力气悬殊,是非常非常大的,她哪怕是已经用尽了力气,可是他的手臂却好像是铁箍一样,紧紧地箍着她,任凭她再怎么用力,都根本没办法推开他!

  “淡暮生,你滚开……你滚开啊……”

  顾以安拼命地挣扎,但这根本不奏效。

  她的话甚至才刚刚出口还没说完,剩下的所有声音,就都已经被他的唇舌给吞没了。

  他吻得很急,如同是疾风骤雨一般。

  顾以安的唇舌,都被他给吸得生疼,她甚至有种预感,下一秒,他就会对着她咬下去,把她一口一口吃掉!

  顾以安快要疯掉了。

  她不怕死,哪怕是成为自己最鄙夷的那种人,自杀,她也无所谓了。

  可是现在,她是真的怕了。

  她曾经想过,也有过心理准备,既然已经落在了淡暮生的手上,那么她恐怕是除了自己的心之外,什么都保不住了,包括她的身体……

  她以为自己能够坦然面对。

  可是在这一刻,真的到了这一刻的时候,她才知道,自己很害怕,自己根本不可能坦然面对的。

  当她的心中进驻了一个谈晋承的时候,她就再也没办法容下其他任何人了。

  她不想承认自己哪怕是离开了他,哪怕是以后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到他了,却还是想要为他守身如玉……

  她真的不想承认,可是她又不得不承认!

  哪怕他们已经形同陌路永不相见,她也不想把自己给另外一个男人的,不想。她的身体自始至终能够接纳的,从来都只有他。

  只有他。

  她疯狂地挣扎着,不要命地想要推开他,可是他却根本没有什么理智。

  他狠狠地吻着她。

  她那不断挣扎的双手,被他粗鲁地绕到身后,他一只大手,足以紧紧地攥住她的两个手腕。

  而他另外一只搂着她腰的手,直接拽住了她的衣服,毫不费力地撕开……

admin
  •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