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54_143

   “是啊,姐夫你咋说话的?”

   沈林对周军大晚上的来家里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也有点意见,脸色不是多好:“娘怎么着你了?我们才从京城回来,可都没出门呢,怎么惹着姐夫了?”

   周军脸色更加难看。

   他绷着一张脸:“娘对我没啥意见,咋就让沈梅住到四妹那里不回来了?她一走四年,过年都没回过家,我有媳妇跟没有差不了多少,我家俩孩子都二十好几三十的人了,就因为沈梅一直在外头不回来,人家还当她跟人跑了呢,带的俩孩子也娶不着媳妇。”

   周军这话算是捅了马蜂窝,惹着了钱桂芳。

   钱桂芳一蹦蹦了起来,指着周军大骂:“放你娘的狗臭屁,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,你还不知道是怎么着吗?别人说沈梅跟人跑了,你就该大耳刮子扇过去,顺便骂的他狗血喷头,你不打他,反倒找到家里来闹腾,周军,我以前咋就没看出你是这么个怂包软蛋货。”

   钱桂芳这番骂,把周军骂的脸色通红,急赤白咧的想反驳,可钱桂芳根本不给他机会:“沈梅那是去老四家住吗?她是去学东西去了,她一个不识几个字的农村妇女去米国,你当是好玩的?学外国话,还要学识字,连咱们国家的字带外国字都得学,还要学那个什么服装设计,她恨不得把一分钟当一个钟头来过,忙的脚跟都能打着后脑勺,眼看着就要学成了,再过个一二年就能回来,你这个当男人的不说支持她,反倒拖她后腿,周军,谁家的男人跟你一样?”

   周军可根本不是这么想的,他梗着脖子反驳道:“谁家上进的事情不交给老爷们,沈梅一个娘们学那些干啥?在村子里做点上买卖,要不就跟老二老三一样开个店,或者开个厂子挣点钱,将来给儿子盖新房娶媳妇带孙子不是挺好的吗,多大的年纪了,还有那闲心思,她一走倒好,弄的我们家三个大老爷们连口热乎饭都吃不上。”

   周军越说越委屈,越说越气愤:“娘,你说我是缺她吃短她穿了,叫她这么折腾。”

   “我呸!0654_143”

   钱桂芳使劲的啐了一口:“上进?还大老爷们上进,你倒是个老爷们,你上进一个我看看啊,不是我说,我家沈梅一个娘们都敢去米国奔前程,你一个大老爷们你敢自个去京城走一遭我看看,还跟我扯这些,你扯得上吗,还跟老二老三比,沈菊和沈竹可比不上沈梅要强,也比不上她上进,你光看眼前老二老三家日子过的红火,你却不想想将来沈梅回来比她们两家可强多了,有沈梅这个当娘的在,你家周涛和周海还愁媳妇,不说二十多,就是三十多四十多,也能给他讨个好媳妇。”

   钱桂芳几句话骂的周军不言语了。

   清纯少女的黑色森林风

   沈林在旁边听着赶紧笑劝周军:“姐夫,娘说的话在理儿,大姐也是出去拼前程去了,前些日子我们在京城给她打电话,她还说快学成了,还说等明年要办个服装发布会,等办好了就回国,以后会开办服装公司,有大前途呢,大姐自小要强,可那时候家里不条件,大姐就跑到人家学堂外头偷听老师讲课,这才学了些字,这些年,大姐其实一直想学东西,她不愿意在村子里一辈子,不愿意面朝黄土背朝天,可咱家以前不是穷吗,不能让大姐实现愿望,大姐就一直忍着,现如今家里有条件了,大姐都这把年纪了,你俩儿子都这么大了,家里离了大姐也成,她愿意出去学点东西,咱们做亲人的应该支持,你说是不?”

   周军冷笑:“说的比唱的都好听,你倒是叫你媳妇也出去几年不回来。”

   沈林一听脸色微变:“大姐夫,我跟你说句掏良心的话,季芹要是有大姐那个心劲,她要是愿意出去,我拼尽全力支持,不只是我,就是卫国几个也支持,绝不给她拖后腿。”

   沈临仙一直在旁边坐着,这时候也笑道:“大姑父,我爸说的对,我妈要是愿意学东西,我们都支持,这不,我妈开了几个商店,现在一个人支应不过来,我就想着给我妈在城里报个夜校,叫她也多读点书,学点商业管理,不然啊,以后时代发展,不学东西肯定要被淘汰的。”

   “你个小孩子家家的,哪有你说话的份。”周军摆摆手,打断沈临仙的话:“我算是看出来了,你们全家这是挤兑我呢,临仙一个小丫头片子现在都能数落我了,你们这是发了财,回头就不认亲人了,瞧不起我们家是不是?”

   沈临仙没有想到周军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。

   以前那个老实忠厚的大姑父几年功夫变的这么不可理喻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 周军这样胡搅蛮缠,真是惹急了钱桂芳,钱桂芳拿起大扫把就拍打周军:“滚,给老娘滚出去,看着你就心烦。”

   周军被打了好几下也不敢反抗,只能灰溜溜的往外跑。

   沈临仙赶紧过去扶住钱桂芳,抚着她的胸口劝道:“奶,咱不生气啊,真犯不上生气……”

   沈卫国也赶紧过来拿了钱桂芳后中的扫把,两个人扶着钱桂芳坐下。

   沈林把周军送出去,锁了院门回来,他进屋就见钱桂芳气的脸都变了色,赶紧过去安慰几句。

   季芹出去倒了点水给钱桂芳,又是给钱桂芳按摩,又是劝解的,忙活了好一会儿钱桂芳才恢复正常。

   一家子算是吓着了,都守着钱桂芳不敢动弹。

   钱桂芳抿了口水,老泪长流:“老大命苦啊,是真命苦,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东西……是我对不住老大,看我给她找的好女婿……”

   钱桂芳一哭,沈临仙心里松了一口气。

   哭不怕,哭出来才能发泄出来,比憋在心里生闷气强多了。

   “奶。”沈临仙小声安慰钱桂芳:“您别气了,大姑父说不定是因为想大姑,所以才说那些话的。”

   “我呸!”说到这个,钱桂芳更气:“想老大不会去看看她吗,老大回不来,他难道还出不去?家里这么些个人呢,还有你四姑帮忙,怎么着也能叫他去米国找老大夫妻团聚,老大一个女人都敢出去拼出去闯,他一个男人,家里又没有后顾之忧,怎么就不能出去学点东西,说到底,还是怂啊。”

   “怂包软蛋。”钱桂芳又骂了一句。

admin
  • admin